黑色熱戀

一个潜水的辣鸡写手

奇异玫瑰 | For you, Ross

一个月前和朋友聊天的激情产物

ooc归我



嘀—嗒 ———嘀—嗒

天花板有个裂缝在漏水,长久以来都滴出一个小水洼了。

“一千三百五十六,一千三百五十七……”无聊的斯特兰奇直在跟着水滴声数数,一边数一边觉得中情局还怪寒酸的,竟然把他关在这个地方……

听到门外有轻微的谈话声,斯特兰奇露出意料之中的笑容。

他来了。


埃弗雷特刚进来的时候,看到男人被绑着坐在椅子上。

门外的光在墙面上形成了斯特兰奇的投影,他的头发有些散了,几丝在额头前搭着。脸上几道小小的伤痕有点沁血,像是精美的艺术品不小心被染上颜料,却又有一种别样的和谐。

斯特兰奇身上的西装还算整齐,只是领口有一点点松动。修长的双腿自然的摆放在椅子前,皮鞋尖亮晶晶。


嘀—嗒 ———嘀—嗒

埃弗雷特觉得有什么也在他的心底荡漾,但是想到自己来这里的任务,还是把杂乱的想法按捺下去了。


“Agent Ross,看够了吗?”


斯特兰奇这句话让埃弗雷特彻底清醒,他刚才不自觉的沉浸在眼前的景色里,却忽略了这人虽然看起来是只抗争过后听话的小猫,实则一碰仍然炸毛。


“Mr. Strange,我希望你可以正经一点,我来是想问那天你为什么会穿着奇异的出现在十三号街区。”


“为什么出现在十三号街区?我想你更应该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斯特兰奇抬头直视埃弗雷特,埃弗雷特也不闪躲,任凭斯特兰奇这么盯着。只是在看到斯特兰奇眼底的笑意以后埃弗雷特还是下意识的慌了一下,也就在眼神战中败下阵来。

Damn,埃弗雷特心下暗骂。他其实也没想通自己平时那么好的定力怎么就在这个男人面前频频失控。


他说得笃定,让埃弗雷特也有点动摇。但在见过了瓦坎达的科技以后,埃弗雷特不相信什么法术。


“听着斯特兰奇,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但我劝你识趣的交待那天的事,不然将面对的,就没这么轻松了。你知道和政府对抗的结果是什么,即使是复仇者,也吃过亏。”


“现在中情局官员的口气也这么大了吗?你和我都清楚复仇者最后到底有没有吃亏。”


埃弗雷特一把捏住斯特兰奇的下颚,“Mr. Strange,别太越界。”

“噢,是我越界吗?Agent,摸人的可是你。”

斯特兰奇借着他的力更加把脸凑近,埃弗雷特甚至能看清斯特兰奇脸上细细的绒毛。

原本自信的埃弗雷特警告的眼神里突然掺杂了些许窘迫。他觉得对方的散落的头发似乎在有意无意的蹭着他的脸颊。


“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了吗,Agent ——Ross?”

低音在耳边一声一声的攻击,眼前又是斯特兰奇性感又挑衅的眼神,埃弗雷特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在释放。


“抓紧我,别紧张。”斯特兰奇轻易就挣脱了小儿科的捆绑,轻轻的在埃弗雷特额头落下一个吻。


红色斗篷在空中飘过,审讯室再无一人。













“Agent,我的西装,还不赖吧?”




没意思 真的


「个人逼逼」

不想看被固化的短篇段子

想看长文

想念去年那个夏天

那些让我回味很久的文章

可惜了 太太走了 文也删了


产不动了……真的 心累


别学我,没结果。
江湖不见。

「微信体」当你告诉他你放假了

(非常短小)
没错,我就是放假了!!!!让我们一起燥起来😎

「索尔×你」远在咫尺

▽ooc预警

▽小学生破文笔

▽女主视角BE

▽下一篇会有男主视角

▽BGM:远在咫尺―陈奕迅




1.

十年了。

这地牢里的犯人换了又换,墙角湿暗的青苔除了又长。

说起来也是有些好笑的,阿斯加德阳光万丈,本不会生出青苔,除掉也是容易的。可好像它只是和你一人杠上了,有时候你也会想,它是不是想提醒你,你本就不配站在阳光下?

……


叩叩叩。

“放在那里吧。  替我,祝王,王后,一切都好。”

并没有预料中的应答声,你回头去看,却见到了他。

你甚至怀疑自己花了眼,远处的人影让你觉得太过于梦幻。

真好,他还是一身阳光,只是再多了些王者的威严。是啊,十年了,早就物是人非了,你还在怀念什么呢?

“索尔。”你努力佯装平静,可指尖还是止不住的颤抖。

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是说的话却让你觉得千千万万的针一起涌向你的心脏。

“你不配叫本王的名字。”

“是,我最尊贵的王。”

“我来只是想问你,你反省好了没有?为了我和西芙的第一个孩子,你是否愿意,将你的元神祭出?”





2.

又头痛了。

听守卫说今天外面的晚霞很美,也和那天一样美吗?

湖面倒映出天边火红的霞景,偶尔泛起的水纹折叠着天色。

“弟弟,我就说这魔法森林没什么可怕的吧,你看这儿还有这么美的湖。”

“我看不只是湖。”

“嗯?”

索尔看呆了。

他从未听过魔法森林里住着人,还是个女孩。

她和他们都不一样,索尔这样想。

白色纱裙穿在她身上,好像是把小小的一只她用云朵包起来。花环上从阴冷处沾上的露水,在阳光下亮晶晶的。灵鹿乖顺的跟在她身后,时不时会蹭一蹭她的手指。

从小的王室礼仪让索尔很快调整好了自己不至于失态。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为什么你会在魔法森林里?”

“我没有名字。十八年前,爱神曾在此处浇灌过一株米兰,后来就孕育了我。”

“那我就叫你米兰吧!我是索尔,这是我的弟弟洛基。”


3.

“索尔,这是我特意为你留的浆果,特别甜!”

“谢谢你。米兰,你有没有想过,离开魔法森林,出去居住?”

“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融入人群,然后拥有很多朋友!”

“可是我认识你就够了,还有洛基。”

“我要走了,米兰。”

“去哪儿?”

“我要随奥丁出征一段时间,洛基也要去。我不想你孤独,所以想让你融入人群,也是为了以后我们可以更方便的见面。”





“孩子,你真的要离开魔法森林吗?你要知道,你不属于外面,你出去可能会遇到很多麻烦。”

“树爷爷,我想好了,无论什么会碰到什么,我都不怕。我答应了索尔要出去,而且索尔一定会保护我的!”

“可他毕竟是阿斯加德的王子,你们终究身份有别……罢了,在森林里我尚能护着你些,出了森林要保护好自己,把灵鹿也带上吧。如果累了,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4.

“呜―”

你看着陪伴你长大的灵鹿就这么倒在血泊里,黑色的眸子逐渐黯淡,最后一丝目光,带着痛苦,也带着愧疚。

射死灵鹿的士兵包围了你,你听到西芙说,“就是她给王后下了毒,把她抓起来,顺便把她的鹿扔出阿斯加德,晦气。”





“西芙,你有何证据,是她毒死了母后?”

是索尔,他终于来了,终于来带你走了吗?

“饭是她做的,也是她端过来的,过程中没有别的任何人插手,这些侍女们都可以作证。最让我愤慨的是,她用了蚀骨灭,王后连个全尸都不能留。”

你没有证据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但你仍抱有一丝期望索尔会相信你。“我没有,索尔。我没有。”

“够了!!”洛基再也不想听下去了,他松开了咬紧的牙齿,利落的摸出了他的小刀,刀尖就抵着你的脸。

你第一次见到这么凶的洛基。

“住手,洛基!你冷静一点!可能不是米兰。”

索不愿意相信是你所为,看到洛基抽出刀时,他是真的慌了。

“索尔殿下,洛基殿下,西芙女神,这是从米兰房间找出的蚀骨灭,符师验过了,只有米兰的印记。”一个侍女送来一包药粉,看到西芙的眼神后又退了下去。

“哥哥,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吗?”洛基脸上已经青筋暴起,弗丽嘉的死对他实在打击太大。

索尔看了看你,又看了一眼洛基。“洛基,我来解决。”

西芙没有错过索尔眼里的那丝痛惜,可接下来的怒意滔天又让她觉得只是自己看花了眼。

“啪―”

你脸上火辣辣的疼。

“索尔,你不信我,是吗?”









5.

阿斯加德下雨了。

这场雨下了半个月,你的眼泪也留了半个月。直到你把自己哭昏过去,醒来后你才愿意接受现实。

灵鹿死了,朋友没了,魔法森林回不去了,索尔不要你了。

原本你以为他们会任你在地牢自生自灭,可是一次次的都被救活。

知道索尔和西芙大婚的消息是在一个月后。

你甚至还被恩赦和其他犯人一起看了地牢里时光卷轴对婚礼的记录。看着漂亮金长发的西芙和索尔站在一起,你好像懂了树爷爷的话。

阿斯加德最闪耀的男子,身旁当然要是一位优秀的女神,而不是来自魔法森林的无名花朵。









6.

这十年里,洛基甚至都来看了你几次。他有时候什么也不说,只是给你带来几个魔法森林的浆果,拿本书自己看,待一会就走。

你觉得他可能知道了弗丽嘉的事不是你做的,但你们都默契的没有再提起。

每次洛基来,你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另一个人。

洛基知道了,他呢?他知道吗?

这一次他终于来找你了,这样一次见面,你盼了十年。

只是没想到,他来找你,根本不是为了你,而是他和西芙的第一个孩子。

索尔,你当真这么喜欢她吗?









7.

“米兰,你可知,一旦你这么做,你将永世无轮回。我知道你喜欢他,可这么做真的值得吗?”洛基并没有看向你,他的眼睛还是盯着书。

“洛基,我明白。我本就无牵挂,你和索尔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那是他的孩子,我会帮他。”

听到你这么说,洛基直接把书都扔了。“可是那是西芙的孩子!米兰你是傻子吗?!”

“洛基,我只问你,你知道的,索尔知道了吗?”

洛基觉得没什么谈的必要了,索尔索尔索尔,全是索尔,你何曾想过你自己呢,米兰?

洛基准备直接就离开,但是想到你可能只能通过他知道索尔的消息,便又停下来,

“大概是不知道的,那天我不会去看你,你好自为之。”










8.

剥离元神的那天,你终于又见到了索尔。

他护着西芙的样子,小心翼翼又温柔无比。他是真的喜欢她吧。

“啊―”

索尔捂住的西芙的眼睛,将她圈外怀里。

你又看见晚霞格外红,和那天一样。

你想起你也曾靠在索尔的怀里,听他说他遇到的趣事。

你想起他爽朗的笑声,却总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他靠着树睡着的时候,长长的睫毛实在是迷人,你没忍住,轻轻地吻了上去。

“我爱你,索尔。”

其实他根本没有睡着,于是你和他有了甜蜜,并唯一的一个吻。

你想起他悄悄的蒙住你的眼睛,装作吓人的声音让你猜猜他是谁。

十年了,往事并没有如烟,它那么历历在目。

多少次,你都觉得索尔是喜欢你的,可看到眼前的人,你才明白,大概是没有的。





“可我仍然爱你,索尔。”




元神离体,你散落成一小朵一小朵的米兰,围在索尔身边。

别了,索尔。

随后风把花瓣吹向天空,花瓣化为了灰末,再也不存在。








9.

西芙生了个健康的小公主,公主的手腕上,有一个小小的米兰花印。

阿斯加德仍然光芒万丈。

你多希望也有一分阳光属于你,一分也好。



.

再排一次,希望所有的产出都是为爱发电,而不是为了给自己艹热度。

希望所有的创作都是尊重演员和角色本身,而不是随意扭曲成为娱乐对象。


希望复联四可以对我好一点,永远爱桃的美队。
感谢他,带给我们这么棒的队长❤️

「恋与漫威」今晚的月色很美

……我的文笔实在太……
所以请大家吃糖❤️